老話重提,
不清楚兔子腳不幸運的前因者,
請先看過Part I & II,
再繼續看下面的後果吧...
(不過這種內容到底要連載到何時呢?)(就是腳何時才不會痛啦嗚嗚嗚Orz)


話說,昨天傍晚到了前往醫院換藥的時候,
兔子臨出門前才發現不管哪雙鞋子都會擠壓到大拇指,
唯一不會的是兔子媽的室內拖鞋,
那就...繼續穿兔子原本的涼鞋出門吧......

一拐一拐地緩步來到依舊是寥寥沒有幾人的(永和)振興醫院,
剛掛完號就可以看診了,
診間內,
醫生:會不會痛啊?
兔子(用力點頭):嗯,剛回去那天好痛好痛,(內心補充:現在也還在痛啊)
護士則開始幫忙換藥,先拆繃帶和藥布,
掀開第一層繃帶後,護士挺高興地說:哦,乾乾的,很好,沒有碰到水。
然後動作敏捷地就把乾得黏在一起繃帶藥布拿掉,
兔子還來不及ㄍㄞ一聲,
緊貼著傷口的最後一層藥布也被撕走了,
嗚嗚哇哇,
那種感覺就好像貼了一塊撒隆巴斯因為很怕痛正想要一點一點撕起來,
結果旁邊有人唰地一下就把撒隆巴斯整塊撕掉,
造成的那種震驚與昏眩...

總之既成事實也來不及挽回,
昏眩中的兔子就藉此機會看到傷口的樣子,
不過昏眩中也沒看很清楚,只知道傷口紅紅一塊(更暈了),指甲少了一部份。

接下來護士再度用兔子不及阻止的速度,
將碘酒和藥水塗在傷口上,
然後在兔子痛得發出嘶的聲音時,說:會有點咬咬的喔~
不是「有點」,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無限回音)」啊!!!!!!

和醫生約了下次看診換藥的時間,
因為傷口比出門前更疼痛,
結果讓兔子行動更遲緩地前往繳費&領藥,
然後結束了這次的就醫之旅(?)

兔子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