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元旦剛過沒幾天,
小寶寶出生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生病,
讓兔子到達崩潰的臨界點,
如果沒有honhon、兔子爸和小瑾姑姑的幫忙,
兔子應該已經跨過那道界線了Orz

小瑾生病很會選時間,
剛好是在兔子媽前往高雄探望朋友的時候,
前來支援兔子照顧小瑾的兔子爸大概也沒想到得應付除了帶小瑾到公園、圖書館玩耍之外的此等突發狀況...
話說4日那天,小瑾一反常態沒有在醒來就精神奕奕地奔出房間玩玩具,
反而在床上翻翻滾滾、磨蹭棉被許久,
到了客廳也懶洋洋地靠著墊子不想動,
稍微給小瑾吃些東西,喝喝牛奶,
想說他怎麼這麼乖,
兔子伸手摸摸小瑾的額頭,哇勒,竟然有點燒燒的,
再拿起久久沒用的耳溫槍一量,買尬,38度4!啥時燒成這樣的?難怪這麼沒精神!
(兔子完全沒料到,在接下來的兩天,看見這樣的溫度反而是鬆口氣)
準備下午小兒科門診時間再帶他出門看醫生,
就在兔子抱起寶寶走到窗邊想讓他看風景提振一下精神,
小瑾哇地把肚子裡的牛奶和食物都噴在自己和兔子的衣服,還有沙發上,
這下兔子除了要處理小瑾幫他換衣物,兔子爸還得處理沙發那堆讓兔子聞了差點自己也要反胃的嘔吐物。

終於熬到診所下午四點的門診時間,
叫了計程車過去,在診所等待時,小瑾偶爾走來走去東看西看,
但多半時間還是很沒精神要兔子抱抱,
和上週五因為鼻塞而前往同間診所的模樣差很多,
那天比起其他酷酷掃萎靡像條蟲的小孩們,
小瑾動來動去抱不住簡直像尾活龍。
(兔子深深以為就是那天可怕的酷酷掃病毒先讓兔子中標,復加上兔子爸的感冒,造成這次小瑾的破病>"<)
雖然兔子事先準備一塊布以免小瑾再度嘔吐,卻忘了攜入診間,
就在醫生看診的時候,一個壓舌板下去,
小瑾哇地又吐了,主要吐在地上,
但還是有些噴在自己和兔子的衣服上,
醫生大概見多這種情況,只是冷靜地要護士小姐進來處理,
就在兔子努力擦拭小瑾的同時,
眼角餘光發現護士處理嘔吐物的手法也是熟練至極,
也不知怎麼弄的,似乎只是報紙鋪一鋪,再把報紙拿起同時,地上的嘔吐物就消失無蹤了,
再用芳香劑噴一噴,一切恢復原狀,真是嘆為觀止啊...
因為小瑾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嘔吐的癥狀,
醫生就開了塞屁屁的止吐劑,
外加平日藥包、退燒紅藥包、糖水等等。

回家後,兔子爸和兔子在幫小瑾換尿布的同時,
兩人四隻手把小瑾壓制在床上,
由兔子爸把止吐劑塞進小瑾的屁屁,
小瑾雖然不舒服,但也沒有哼哼,似乎挺認命的。
等honhon和小瑾姑姑下班回家,小瑾也差不多到了該吃藥的時候,
將藥調入糖水中,小瑾本來不怎麼願意吃的,
稍微吃了一口,honhon、小瑾姑姑和兔子爸立刻發出大加讚賞的聲音,附帶拍手鼓勵,
小瑾似乎一時被這種眾人稱讚的景況迷惑住,
就在這個吃一口藥,眾人哄地鼓勵叫好,再配點優酪乳的情況下,
順利地餵完了第一個藥包(也是最順利的一次)

創作者介紹

不到海邊曬太陽的兔子

兔子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